夜者无歌

寂寥的黑夜中无人歌唱
西北偏北,国境以南,太阳以西,那里是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神的孩子全在跳舞
这里Cardinals
愿与你一同分享梦境

【91Days】思虑

  • l  手癌复健,我怕是已经不会说中文了。
  • l  没头没尾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 l  只是想用尼禄视角吹一波安杰罗。

 

 

 

       第一次与阿维里奥相遇,是在那座罪恶之岛上。

       彼时我还黏着那层可笑的络腮胡子以作伪装,穿过一条条阴暗的巷子,墙上东一张西一张地贴着风俗店海报,海报的纸张发黄黯淡,粘附着不知从何而来的讳莫污渍,有如半凝固的血液,巷地上散落着烟头与发灰的鸽羽,被皮鞋碾过。而后驾着轻舟渡过那条河,便来到了无人监管之岛。

       那日我正如往常一般饮酒作乐,如常人一般抽着廉价发苦的纸烟。却瞧见两个青年推门进来,穿着打扮文静得像个学生,纤纤瘦瘦的样子于此地显得格格不入。起初我也没太在意。每个月总会有那么几个搞不清楚状况的愣头青闯进来,都是些自以为是的雏鸟,抱着几个幼稚无谓的想法,操着一口不三不四的口音,不怕死的想要见识一下真实的社会黑暗,结果转了一圈很没底气,不多久便自行离开。不曾想这次其中一人直直地走到吧台前,动作没有丝毫犹豫,在台上打开了那个带来的箱子,里头躺着几瓶琥珀色的液体。

    “我希望你能购入这种酒。”对方说到,声音该死的好听。

 

       就这样我认识了阿维里奥,之后也成功地将之招致麾下。如今这个新加入的成员不声不响地抱着一堆菠萝罐头坐在我旁边,撬开盖子递了一个给我。

    “甜死了。”我抱怨着接过。这人也是奇怪,平日里为人老成,面部表情也是阴暗暗的,偏生有这么一个幼稚的口味喜好。他瞟了我一眼便又去鼓捣那堆罐头。

       我看不透他。

       青年的外貌在黑手党中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俊秀,沉稳而不轻浮。此时他眼睫低垂,阳光勾勒出一圈金边,每一次眨眼那纤长浓密的睫羽都似是展翅欲飞。他的眼睛是漂亮的草枯色,却了无生机,其中横绝着恒古不变的冰川山脉,即使微笑他的笑意也只是浅浅的浮于表面,如同酒面的浮沫,并不渗入眼底的那片荒绝惨暗的尘封遗迹。那是一种看淡生死,无所留恋的眼神,就像是随时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只要时机一到就能无所牵挂的坦然上阵。而也没有东西能在他无机质般的眼中留下痕迹,无论是天空中的飞鸟还是地面上的迎来送往。他似乎只剩下了一副躯壳,扮演着“阿维里奥”的角色。

       但是他身上的确存在着一种令人信任的可靠感。

     “明天一早就要出发。”

        阿维里奥突然开口说道,偏过脑袋看着我。

     “您是时候该去休息了。”

        这感觉来得毫无理由,我却无法忽视。

        我凝视着他身后拖着的长长的影子,半响才应了一声。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