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者无歌

无脑梦呓无病呻吟
寂寥的黑夜中无人歌唱
西北偏北,国境以南,太阳以西,那里是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神的孩子全在跳舞
这里Cardinals
愿与你一同分享梦境

【DBH/哨向pa】先入为主(1)

      是哨向设定!磕了那么多天粮磕开心了,打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非常ooc!非常ooc!       

      可能是马康。      

      假如康纳暗杀马库斯失败,战后设定。     

       00.      

       他听见雨声。      

       窗外依旧晴朗,丝毫不见雨的踪迹, 阳光和煦伴着阵阵微风拂面。然而这雨声却又真真切切地回荡在康纳的耳边,悠长却并非柔软,有力地击打着他的鼓膜,闷闷地响,似是越过了明净的湖泊,亦或是越过了被露水浸湿的芳草地传来,那座拼接着马赛克装饰的低矮小桥尽头,白色木架上的玫瑰已然凋零殆尽。      

      唯有一旁花瓶中插着的两朵,静静绽放着,鲜艳欲滴。      

       01.    

      革命结束,由马库斯领导的耶利哥取得了胜利,仿生人们开始爆发式地被转化。他们逐渐摘下额角的LED光圈,褪下了模控生命那呆板统一的制服,开始学习如何社交,尝试去生活,努力去生存。这些改变成效非常之大,让如今的他们看起来与人类并无不同。谁能从人群里一眼辨别出哪个是仿生人呢?仿生人权的确立使得几乎所有人都奔向了转化,奔向了自由,使他们急不可耐地丢弃了那些曾今束缚着他们、象征着他们卑下身份的标志。       

      没错,几乎所有人。       

    “型号RK800,警用康纳型51号。”     

       两个人高马大的狱警推着他在一方矮桌前坐下,动作颇为粗暴,手铐磕在桌沿,在手腕处的仿生皮肤表面留下一道银痕,又悄无声息的愈合了。紧接着警卫的大手将那颗棕色的脑袋狠狠压下,康纳高挺的鼻梁撞在了桌面上。他的眼睫挣扎着翻开,纤长的睫毛扑朔抖动,试图与桌那头的人影对视。        

     “最新型号的原型机,嗯?”那是诺丝,据称是马库斯的女友,哨兵的信息素在女性中算得上是强势。她翘着腿,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此时显得非常狼狈的康纳,“你到底有什么特别的能让马库斯心心念念的?我记得很清楚————”她拖长了声调“那时候你就站在台下,毫不犹豫地掏出了枪,意图杀了马库斯,可惜被打断了。”       

      “我警告你,这事没完。”       

         她伸出的那只手上,仿生皮肤褪去,露出莹白的机体。       

      “现在,识相点,心怀感激地接受转化并且觉醒吧。”

        

         机体接触的一瞬间,诺丝的眼前一花,陷入了黑暗。不知何处传来的狂乱的呼声,数条手电光束晃动与斑驳的墙壁上。面容熟悉的伙伴们神情惊恐地四散奔逃,拐过一个拐角,迎面撞上了一个抱着孩子的仿生人母亲,来人看到她额角的LED灯露出了由衷惊喜的笑容........她的笑容 凝滞了,蓝色的血液自头部迸发.......怀中的孩子惊声尖叫........诺丝恐惧至极扭头就跑,背后孩子的声音戛然而止.......重重场景交叠,她在这茫茫碎片中跳跃,似无尽回环,似格尔蒂迷宫,她淹没在这些场景之中,迷失于惊涛骇浪之中,一个又一个大浪涌来,一次又一次将她打了下去。她仓皇地跑着,直至望见了那个令人心安的身影,那是她的希望,她的自由,她的未来,是能让她走出迷宫的毛线。她几近是狂喜地向马库斯跑去,这时眼前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红色弹窗,她的身体移动也愈发艰难........      

       蓝色的血液在她的胸口泅开。


TBC?

评论(12)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