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者无歌

无脑梦呓无病呻吟
寂寥的黑夜中无人歌唱
西北偏北,国境以南,太阳以西,那里是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神的孩子全在跳舞
这里Cardinals
愿与你一同分享梦境

【DBH/哨向pa】先入为主(2)

感觉自己的哨向设定并没有什么卵用 到后面会有用的!相信我!会在后文说明!

好好一篇文我怎么能写的那么无聊

非常ooc,极度ooc

本章马总上线        

       00.        

      自我检查中......系统整理中........硬件排查中......       

      系统安全......没有漏洞......硬件完好.........        

      自我检查完成,无需修复。         

      01.       

      在诺丝的仿生皮褪去的那一刻,康纳久违地感受到了恐惧。       

      并非是他畏惧转化————他曾越过湍急的车流去追捕逃犯,在房顶与敌人搏斗;也曾被开枪击中拔出能源部件千钧一发;他甚至能在四周全是觉醒者的耶利哥大本营中镇定自若地掏出枪指向正在台上演讲的马库斯。常常于生死边缘徘徊,区区转化又怎能煽动他的内心。对于康纳来说,自身根本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他的任务以及身边的认识的朋友。奇怪的是,他分明拥有同理心。他没有自爱这一认知,若是凭自己自身可以获取更大的利益或者更高效地实行,他不会有丝毫犹豫。 这是他的优点抑或是缺点, 从来饱受汉克诟病。他愤怒于仿生人一次又一次地自说自话,怒火却被对方理直气壮的眼神消弭于无形,取而代之的是无可奈何:那些所谓顽童为何不听劝解便是因为如此,在他们心中他们的所作所为并无不妥且非常明智,故他们会一犯再犯。你又怎样能和一个孩子生气呢?       

       但是副警长也始终质疑,以自我牺牲成全他人又是否值得?直到他恍然大悟康纳此举动的本质所在。他不希望看到对方继续这般举动,或者说,这样活下去。即使他出手保下他又能如何呢,以他人为中心地生活,那还是活着吗?        

     “ 不要碰我!”        

       康纳试图挣扎避开诺丝的手,却被压制得动弹不得:“ 不要转化我,我不想再有人......”        

      下一秒,两只莹白的手交握在了一起。

     

      一如既往的一个星期五傍晚,耶利哥的首领马库斯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抬起头时看到由黄逐渐转红的霞光穿过高楼的落地玻璃投射在办公室洁白的地板上,亮得灼眼,步入光亮之处似是步入未灭火海。几缕阳光落在插在一旁的花束上,花香幽微却迷人,氤氲充斥整个办公间。他深深地呼吸着这醉人的芳香。对于正在逐渐融入人类社会的马库斯来说,人类生活是一件值得研究的东西。在人类们享受某件事物的时候不会带着虚伪的狂欢节面具,也无法阻止痛苦降临。观察享受之神态,学习痛苦之神情,让自己与常人看起来无二。 这是如此的迷人,可是仿生人没有痛觉,以至于想要惟妙惟肖,你得切身体会。马库斯经历的苦难已然太多了,在正常生活工作的同时去感受世界带给他了非同寻常的乐趣。为了任何感觉,一个人付出的代价永远都不高。

      然而这时他却停住了,若是他额角的指示灯还在的话此时想必是变成了黄色,管理仿生人监狱的负责人紧急呼叫他。他认命似的叹了口气,放下了搭在臂弯里的大衣。       

    “什么事?”一边这般问着,马库斯一边皱起了眉。最近监狱唯一的安排......应该就是原定于明天的与康纳见面了,他焦虑到。       

      难道康纳出了什么事?       

      只听对面快速地回答道: “诺丝长官今天私下前来见囚犯RK800时试图转化对方,不知道为什么被强行待机了。”        

    “而且,直到现在,我们还是无法唤醒她。”

       TBC?

评论(7)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