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者无歌

无脑梦呓无病呻吟
寂寥的黑夜中无人歌唱
西北偏北,国境以南,太阳以西,那里是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神的孩子全在跳舞
这里Cardinals
愿与你一同分享梦境

【DBH/哨向/Marcon】先入为主(3)

  • 持续疯狂ooc  

  • 我几乎快忘了这是个哨向pa

  • 不就是谈个恋爱吗来啊

  • 怎么感觉耶利哥像个邪教组织

  • 欢迎加入吸康群一起来玩啊:807127598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马库斯。” 西蒙说道,”目前有多起报告表明也曾有人在意图转化RK800-51时被强行待机,只不过那是一台老旧家政型号,老化得颇为严重,所以也就没有受到关注。但诺丝却绝不会有这个问题,她不久前才做过维修养护, 各项机能指标都应是最佳状态。当然若是考虑到RK800拥有目前最为先进的系统,他入侵诺丝的系统使她强行休眠的可能性非常大.......”

       “你的意思是,你不推荐我去与他进行接触,因为他具有非常强的侵略性,若是我去和他见面他很可能会攻击我以让我待机?"

       “从目前所知情况来说,的确如此。"

       “但是止步不前等待也无事于补。”这位仿生人领袖起身,“ 我曾与他见过一次,进行了短暂的交谈。相较于其他军用型来说,他对于自身定义的动摇更为明显,更为剧烈———— 只可惜FBI的进攻打断了这场谈话。总的来说,他不像是那种毫无变通地全心只知道服从命令的人。"

         ”我不会放弃的,每个人都值得拯救,何况是他。”

         戈弗雷原本是一个警用机器人,专职负责监狱,就算是在解放后他也不曾变动过自己的岗位。看了那么多年吃牢饭的,像康纳这种情形却着实是头一回碰到。周围的同僚们也是又惊又怕,带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的同时也愤怒于康纳将诺丝强行待机。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去转化康纳,在他们看来他油盐不进,他愚昧无知,于井底仰望天空并以此自满,接着他们联想到自己的曾经,竟感受到了些许的责任感,觉着自己有义务去引导羔羊翻越篱笆。然而这时诺丝来了,即将带他通往自由的道路。本想着这个你劝解他时总拿着双狗狗眼盯着你的家伙总算能有所改观,他们甚至还打了个赌————却不想着会出这档子事。

          狱警的薪水不低,他们谁都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降低他的维修养护成本吧。”众人商量着,“谁知道接下来是不是要派我们去转化刑讯他。最低限度的供给说不定能使他关闭部分机能。“

        他们多虑了。出乎所有人意料,下一个申请见面的正是他们的首领,马库斯。

        当马库斯走进牢房的时候,康纳正在玩硬币。

        在马库斯见过的所有仿生人中,康纳是唯一一个空闲时不是站得笔直等候而是掏出硬币来上演一出硬币戏法的人。他想必是对此非常娴熟,眼睛并没有看向手,苍白细腻的手指间硬币翻转。他眼神不如从前那么灵动,有些疲态,就连额角的光圈转动也显得迟缓,身上的制服领口解开了两个扣子,胸膛起伏间突出的锁骨也随之若隐若现。但奇怪的是就算康纳看上去如此弹尽粮绝,马库斯也闻不到他的信息素。说不定是关闭了相关模块,马库斯没有多想,却下意识地收敛了自己的信息素,在康纳面前坐下。 

       “我猜想你是来为上次来的那个人来兴师问罪的?”硬币自手背上划入袖子,被康纳一翻放入内袋。棕色的眼睛瞧着马库斯,他偏了偏脑袋。

       “那毫无用处。”马库斯安静地回答道,“我只是想寻求事实真相以唤醒诺丝,自上次来看你之后她昏迷至今。”

         对面的仿生人瞥了他一眼,起身凑近他。他靠的太近了,马库斯不自在地动了动,微微抬头就可以看到对方低垂的长睫毛,他几乎可以闻到从他身上发出的蓝柑甜香。

         等等,蓝柑的甜香?

        马库斯的精神触角被捉住了,那些纠结之处被一一抚平,他的精神从未如此畅快,他状态好的甚至可以关掉那扰人的白噪音。他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安宁之中,似是滑入深海,陷入云层。

       “我劝你不要关闭白噪音相关组件,这只是暂时的。”康纳歪着头看着他,“没错,我是个向导。模控生命到目前为止唯一一款研发成功的向导型号。”

 

TBC

下场开始解释,我磨叽了半天终于开始进入正题了


评论(6)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