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者无歌

无脑梦呓无病呻吟
寂寥的黑夜中无人歌唱
西北偏北,国境以南,太阳以西,那里是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神的孩子全在跳舞
这里Cardinals
愿与你一同分享梦境

【DBH/卡康】分海

  •  没头没尾没脑子的小甜饼,只是想甜一甜

  • 疯狂ooc

  •  现代办公族pa,仿生人们都在给卡总打工

  •  欢迎加入吸康群一起玩:807127598

       康纳从梦中惊醒。

       摸了摸身边的床铺,这是一张双人床,光滑的面料上一片冰凉,理所应当的,没有人睡过的痕迹。他并没有选择立刻重归梦乡,反而摸出了手机扫了眼通知列表,点开置顶在最顶端的标明为“Daddy”的对话框,唤出键盘后盯着愣了几秒   ,最后还是摁灭了屏幕放下手机,翻了个身。 


      第二天闹钟反复响了数次才将他从梦中唤起,起床后一看闹钟发觉比往常晚起了一刻钟。他急匆匆地整理了一下自己,抓起领带一边系着一边找自己的公文包,径直穿过了厨房。他不是不会做饭,实际上,他可以说得上是精于此道,然而当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也懒得去采购,没有下厨的欲望,宁愿每天打电话叫披萨送到家里或者去便利店购买速食食品。


       通常,康纳并不怎么赖床,他只是贪恋于在卡姆斯基臂弯里的温度,可是他的爱人总是会纵容甚至命令他多睡一会。这与康纳所提倡的高效率生活有所违背,令他感到烦恼,与之一同的是听从命令的暗喜和放纵自己所带来的微微的罪恶感。


       他在公司的电梯厅里等电梯,风衣搭在臂弯里,因为没睡好的缘故而微微眯着眼,整个人都透露着一种茫然微懵的气息,不过他本来长得就偏小,这模样倒是很容易激起别人对他的保护欲。电梯门打开,卡拉就看到康纳耷拉着双迟缓的狗狗眼站在门口,猝不及防地来了个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了几秒钟后卡拉无奈地比了个请的手势:“请进,康纳—————难道你要在这里站到下班吗?” 

       康纳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走进电梯。卡拉帮他摁好了楼层,他道了声谢。

      “你看起来不是很好,” 她看到了对方眼底淡淡的青色,”不要紧吗?”

      “没睡好而已,”说罢他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不要紧,我过会儿叫助理帮我去买杯咖啡。不过倒是你,今天怎么那么早?不用送孩子去上学?”

        漂亮的短发女性抿了抿嘴。 

       ”她昨天被陶德接走了,按法律规定来说,这是他的权力。”她掂了掂肩膀上的单肩包包,抬眼看了看楼层显示,“何况我今早主要是打算早点过来处理手下两个新入职的小孩捅的篓子。小孩儿嘴上也不知道留个门把,得罪了人,现在负责的客户开始要求要让3个点给他们......不然他们就去找其他人洽谈。你也知道现在新人指标要求很高,这笔生意他们一定得谈下来。昨天他们慌得要死,打电话来求我。我得尽量赶在上头来查业绩之前解决掉这事。"

       ”其实你完全没必要管这件事,新人走了一批下一批便接踵而至。”康纳歪了歪头,“新人关系不到你的考核指标,别累着自己,身体要紧。”

       卡拉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都是这样过来的,多担待些吧。”

      “都不容易。”

         

        他们两个出了电梯便互相挥了挥手各自走向自己的办公室。进了办公室搁下包,康纳开始整理邮箱,收发邮件。在他切换到私人邮箱时,在满屏的推送通知中弹出了一条他再熟悉不过的发件人。

      “新会议室的玻璃用什么颜色比较好?”

         他想了想,叫住了一旁的助理。

        “今天有什么会议安排吗?" 

         助理刚打完卡上班,尚未进入工作状态,眨了眨眼思索了一会儿后翻开了随身的小本子:“今天卡姆斯基总裁投资谈判结束,会有一场说明会议。”他顿了顿,“需要我去向总裁办公室确认一下吗?”

         康纳有些心不在焉地摩挲了一下手腕,摇了摇头,灰色的制服西装显得他肤色苍白,这让他的黑眼圈尤为明显。助理心下了然:”我去楼下买咖啡,先生。我失陪一下。“ 

        助理看到康纳冲他笑了笑,便抱着东西出去了。转身阖上门的时候,他瞧见的最后一眼是他年轻的上司冲着电脑屏幕抿了抿嘴,似是露出了一抹浅淡的微笑。

     

     “所以你也不想着给我发条信息?”

       卡姆斯基在开车,副驾驶坐着康纳。这是一辆极其骚气的酒红色跑车,有着张扬的流线型外观。卡姆斯基从不知低调为何物,有钱就是有钱,无需隐藏,毕竟世人皆知。在他看来身怀财富却故作低调之人令他不屑,他向来坦坦荡荡从从容容。

        康纳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般的无措不安:“可是我一下班就来找你了。”

       卡姆斯基叹口气,伸出手来,指尖快速地在康纳手心里挠了挠。

       他柔声道:“我们是恋人,康纳。”

     “其实.......”康纳偏了偏头,“我昨天半夜醒了一次,想给你发信息,但想想还是算了,怕吵着你。”

     “做噩梦了?”

     “嗯。”而且没有你在身边...... 

       卡姆斯基笑了起来,觉得对方过分可爱了。他径直将车驶入大门,车库门升起的时候他空出手来握住了恋人的手。

     “我们回家.”

      

       康纳换下了制服,走到卡姆斯基面前坐下。男人的目光围着他打了个转,有些疑惑:“亲爱的,你是不是比之前.......胖了?”

       被自己的恋人这样说,康纳难得的有了羞怯这种感觉———说真的,这段时间的作息不规律且饮食不健康极了,不胖就怪了。但是被直接点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尤其那个人还是自己的恋人。他站起来转了一圈,捏了捏脸颊,有些略微的婴儿肥。

    “但是我还是很喜欢,康纳。”扎着小辫子的男人揽过他,与他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并带着他站了起来,“不过为了你的健康,你需要一些运动。”

       下一秒,康纳被推进了泳池。

        这个位于室内的泳池有着奇特的酒红颜色,他跌入水中,溅起半高水花,本来平静的水面开始不安分地涌动起来,如同沸腾的烈酒。他放任着自己下沉,嘴边滑出几个细小的气泡,直到一双大手将他拉起,环在怀中。他原来卷起的额发被水浸湿,安分地贴在额头,康纳乖巧地靠在卡姆斯基怀里,如同一尊安静的人偶。

       他们两人浮在水上,层层水浪被破开,卡姆斯基牵着他的手游向岸边,宛如摩西分海。


       他的爱人、他的救世主、他的神牵引着他,会一如既往地,带他跨过困难跨过险阻,而他只需紧握对方的手,永不分开。

评论(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