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者无歌

懒癌

【神日】将死

 

    他置身于沙地之中,平躺开来摊开四肢。像是自飘无幻灭的云端跃下,自耀空灼日的蔚蓝坠落,身后拖出长长轨迹,最终隐匿于海水泛起的波涛之下,化为虚无。日向创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每一次喘气都如同某样尖利的事物,狠狠地剐蹭着五脏六腑,水珠在肺泡中艰难磨动的吱呀声犹如震荡在耳。他张开眼睑时,几滴咸涩的海水挂于其上,却丝毫不能阻碍他的视线——透过那细微的水晶球,似是浏览了光阴变换、岁月迁徙,与之紧紧缠绕的是那些被埋葬了的往昔记忆,此刻正渐渐复苏。他抬手欲够向那一轮昼日光晕,缕缕阳光穿过指间沉降,投射到他的脸上。日向创闭了闭眼,待视线再次归于一线时,一个有着黑色长发的浅薄倒影映入眼底。

   他并拢手指,光芒敛去。

   

   每个人总有自己的夙愿,愿意为之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无论是否正确,无论结果几何。

   可命运正是这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存在。你以为自己摆脱了命运,却不知它正是以另一种姿态再次降临,向你索取逆天改命的报酬。神座出流完全明晰这一点,也早已料到了这条全新之路的选择权并不属于他。这去路不得被阻挡,因为这是他的挽回,他的赎罪。他的沉默中蕴涵着钢铁般的意志,无可动摇。而归根结底,只是想要拯救那人的愿望于满目苍夷,不忍心让那双眸子里染上绝望的色彩。

   “我会陪着你。”

     神座这般说到。

     他踽踽前行,步履艰难不似应有的健步如飞,显得意外的衰竭。他拖着如此残破身躯,俯下身来。瑰丽的红对上温暖的草枯色,虚化成一片苍茫。

     他本该对一切都漠然相视,对这番争端,这般往昔由来,乃至自我的存在都生出疲累厌倦,直至日向的出现。

  “我一直在这里。”

    神座的身影愈发透明,然而他重新挺直了脊背,一如既往,成为了一道永不磨灭的坚硬刻痕。

   


评论(3)

热度(23)